1892年,帕瑞10岁,被送入宫中教养。父亲是个家财万贯的贵族,母亲是父亲的第一个妻子,然而却不是正室。妻妾儿女之间的明争暗斗使母亲失宠,被逐出家门,另嫁不久就含恨而逝了。帕瑞虽有父亲,但实际孤苦伶仃,幸好宫中有一小伙伴名璀,她顽皮、豪爽、能干。她俩在宫中一起读书,学习皇语和礼仪,侍侯公主,明白了宫中的等级是森严的。几年以后,告别了童年的帕瑞成了一个漂亮的少女,而璀随着年龄的增长越发显得泼辣、快乐而自信。帕瑞和璀的哥哥南相识,初恋悄然而至,在军官学校毕业的南被分配到外埠,分别之时他们山盟海誓,可一年之后南却苦于孤寂,失足于一个乡下少女,帕瑞肝肠欲裂。 1898年,五世王赴欧访问,王后代政,帕瑞第一次感到,只要有机会,女人也能做男人的事。此时回家也吹进新风,迎接国王访问归来的仪式极为隆重,男女可以搂在一起跳舞,王后王妃也上台演舞剧,宴会也一反常态,可以不按爵位入座,这都是帕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,她朦胧地感到自己是站在刚刚诞生或即将诞生的新事物的边缘上,许多达官贵人却对此忧心忡忡。一个同在宫中的皇家禁卫军卫士比连对帕瑞穷追不舍,可帕瑞自己却对这桩婚事没有一点欢乐和激动,但她不能违背父亲的意志,所幸的是婚后生活还算顺利。不久,帕瑞的父亲病逝,这个名门望族也随之破落。兄弟姐妹为了财产吵得天翻地覆,同父异母的二姐出走,大姐当权,她要侵吞一切,大哥却是个败家子,没用几年家产被他荡涤一空,他自己变成一个穷酸的无赖汉。六世王继位后,新风更加炽盛。比连因为有功,晋升为伯爵。六世王用人注重年轻,对西方趋之若骛,嚼槟榔改为吸烟,比连还喝起了洋酒。帕瑞把爱看得高于一切,但比连却觉得这爱是个负担。那时他们的两男一女已长大,加上比连从前私生的老大,子女共4人。老大达安进了军官学校,老二达岸,老三达欧去了欧洲留学。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,比连随着皇室的态度,忽而是德国派,忽而又是协约国派。物价飞涨,民怨沸腾。战争结束后女人又时兴留西方长发,把嚼槟榔的黑牙磨白。国王也登台演戏,官员们变换着服饰,玩着手杖。达安做了军官,驻在外省。达岸在法国接受了民主思想,带回一个法国妻子。帕瑞深感失望,西方把自己的孩子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。时光易逝,七世王继位后,比连断断续续生着病,他心境不佳,迅速苍老,对周围的一切都失去了兴趣。当时国家入不敷出,经济拮据,需要裁员,比连不能不提出辞呈。他赋闲在家,脾气很坏,小不如意,就要发作。骑马成了嗜好,并因此毙命。比连的尸体火化后,帕瑞第一次感到了空虚。子女之间政见不同,传说二儿子达岸参与造反,目的是改变政体,1932年6月的一个早晨政变果然发生,国王不能不接受君主立宪制。这次革命使这个家也四分五裂,达安激烈反对革命,兄弟之间势不两立,国内的对抗也面临一触即发之势,内战迫在眉睫。斗争的结果,政府方面胜利,达安被送上军事法庭,判了死罪,囚在一座孤岛上。 到了八世王的时候,帕瑞已50多岁,最小的女儿也结了婚。女婿是个新派人物,帕瑞很不喜欢。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,女婿交了许多日本朋友,在大家穷下去的时候,他却日见其富。在帕瑞和比连居住了几十年的老屋遭到轰炸被毁后,帕瑞感到好像昔日的生活也被埋葬了。她在迁回到自己出生的大宅子之前,她要和早年的朋友璀一起住几天。那时富殿已年久失修,公主早已去世,这儿古旧荒凉,气氛沉重,而催就在这样的环境中送走了自己的青春和中年,她没有结婚。政府决定对所有政治犯大赦,达安获释,但达欧却客死他乡。为了改变一下心境,也是为达欧还愿,达安决定不声张地出家一段时间。当为达安安排好了以后,帕瑞感到已尽了自己应尽的义务,身心疲惫了。帕瑞病了,她得的是心脏病,但女婿却在药品上大敲竹杠,由于得不到医疗,病情渐渐恶化,帕瑞也听其自然。日本人投降了,但物价不但没有下降,反而却像脱僵野马,生活更加困苦。日本兵走了,别的外国兵又来补了缺。八世小国王的归回曾给帕瑞以极大的振奋。但不久又传来国王驾崩的消息,这恰似五雷轰顶,帕瑞身心交瘁了。她对自己说:“我也许活得太久了,看到了许多不想看到的东西,我看到了四代国王,四代国王,我累了……”1946年6月9日的晚上,由于疾病和苦痛的折磨,帕瑞十分衰弱的心脏永远停止了跳动。

暂无详情介绍

相关热播

黑色 黑金 透明 彩色 橙色 蓝色 绿色 粉色

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若原作者对本站所载视频作品版权的归属存有异议,请联系zhuijukandian@163.com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。

RSS订阅  -  百度蜘蛛  -  谷歌地图  -  神马爬虫  -  搜狗蜘蛛  -  奇虎地图  -  必应爬虫

© 2019 www.taijudaquan.com Theme by 泰剧大全